数据显示,7月21日当天,全球最大白银ETF——iShares Silver Trust的白银持仓量较前一个交易日骤增478吨,创下2013年1月以来的最大单日增幅,令总持仓量触及16857.08吨。

本周以来白银飙涨,震惊整个金融市场。

继7月21日晚快速上涨7%后,7月22日NYMEX白银期货主力合约继续大涨逾6%,一度创下过去7年以来最高点23.33美元/盎司。

“若不是7月22日下午贸易关系趋紧令部分投机客抛售避险, NYMEX白银期货很可能顺势站上24美元/盎司。”AxiCorp的首席市场策略师Stephen Innes向记者透露。截至7月22日20时,NYMEX白银期货主力合约徘徊在23.22美元/盎司,基本收复此前的下跌失地。

在他看来,这波白银价格飙涨背后,有着极其浓厚的投机氛围——大量从美股获利退出的散户资金与对冲基金正疯狂涌入白银ETF,带动白银价格突然大涨。

数据显示,7月21日当天,全球最大白银ETF——iShares Silver Trust的白银持仓量较前一个交易日骤增478吨,创下2013年1月以来的最大单日增幅,令总持仓量触及16857.08吨。

值得注意的是,这轮白银飙涨,同样离不开投行的推波助澜。

近日摩根士丹利发布下半年投资展望报告显示,在黄金走强与宽松货币环境的带动下,白银价格将继续走高,成为仅次于铜的第二大投资选择。

花旗银行则发布最新报告认为,未来6-12个月内白银价格将站上25美元/盎司关口,在乐观场景预期下,白银价格有望挑战30美元/盎司。

“事实上,由于疫情冲击导致不少银矿停工停产,因此矿企只能将白银库存质押给投行用于归还开采贷款本息,掌握大量白银库存的投资银行自然会为白银价格上涨摇旗呐喊,以便他们高价抛售获利。”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Bart Melek分析说。

在他看来,相比黄金具有较高的货币属性,白银的工业属性更强,因此在疫情冲击导致全球工业生产趋缓的情况下,白银需求未必如市场预测般乐观。这注定了当前白银市场的投机买涨氛围格外浓厚,任何的追涨者都可能成为最后的高价接盘侠。

投机客的高杠杆炒作算盘

近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当周,以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持有的白银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较前一周增加3308万盎司,创下过去2个月以来的最大单周涨幅。

“不过,这份增持力度不足以驱动本周白银价格如此飙涨。”一位近期加仓白银期货多头头寸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驱动本周以来白银价格突然飙涨的幕后推手,主要是两大资本力量。一是全球第二大原银生产商泛美白银在7月20日宣布,旗下秘鲁Huaron和Morococha矿区出现工人新冠疫情监测呈现阳性,导致两大矿区面临停产停工,直接触发白银供应量减少,引发大宗商品投资型机构开始押注白银价格上涨;二是从美股获利退出的散户资金与对冲基金资金等投机资本突然大举涌入白银ETF,直接大幅推高白银价格。

一位美国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透露,在不少加仓白银ETF的散户眼里,白银是被低估的投资品种,一方面在美联储实施无限量QE措施后,近期白银涨幅低于黄金,令金银比持续徘徊在90上方,预示白银拥有很大的补涨空间,另一方面白银有很多利好因素尚未兑现,包括各国加码清洁能源与5G设备生产将提振白银工业需求,以及美元下跌正在放大白银价格上涨动能等。

他直言,过去两天流入各类白银ETF或买涨白银金融衍生品的资金总额高达逾15亿美元,其中不乏众多擅于高杠杆投资的散户与量化投资基金。毕竟,白银期货交易的保证金远远低于黄金,吸引他们敢于将资金杠杆放大至10-20倍“以小博大”。

“这与他们在3-4月期间抄底美股的做法如出一辙。”他透露,当时不少散户与量化投资基金也是动用5-10倍杠杆大举抄底买涨美国科技股获利。

在这位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看来,这些散户与量化投资基金的算盘,是押注美联储启动无限量QE措施将令白银价格再度复制2011年的飙涨历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不得不持续加码QE措施,令白银价格在2011年一度创下约50美元/盎司的历史高点。

Bart Melek坦言,他们此举是给别人做了“嫁衣”——整个上半年,白银ETF的持有量创纪录地增长35%,达到8.2亿盎司(约合170亿美元),令二季度白银价格创下过去数年以来最大涨幅约24%,因此这波白银价格飙涨,令上半年早已布局白银头寸待涨而沽的投资客有望“获利退出”。

“这意味着白银价格还需要更强劲的涨幅,吸引大量跟风买盘入场,才能让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延续下去,令这波白银飙涨的幕后推手——散户与量化投资基金得以顺利获利离场。”他指出。

择机高价沽空套保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白银飙涨令金银比迅速跌至年内低点86附近,令越来越多投资机构开始担心这轮白银飙涨会很快“退潮”。

一位白银贸易商向记者透露,目前金融市场已经过度“夸大”矿区停工停产对白银产量减少的预估。事实上,过去数年白银供需关系一直处于相对过剩状况,即便市场普遍预期疫情冲击将令今年白银产量减少3000-5000万盎司,但现有白银库存足以满足新能源、5G设备生产制造的工业需求。

记者注意到,在对冲基金大举增持白银净多头头寸同时,白银开采商与贸易商也在不遗余力地加仓空头头寸进行套期保值。CFTC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当周,白银开采商与贸易商的白银期货期权净空头头寸同样较前一周骤增1985万盎司,凸显他们手里拥有足够的白银库存应对市场的逼空买涨潮。

与此同时,手握巨额白银头寸的投资银行也在待涨而沽。由于疫情导致矿区停工停产,因此不少开采商只能将白银现货抵押给投资银行偿还开采贷款本息,令投资银行一面为白银持续上涨“呐喊”,一面在期货市场逢高抛售“套期保值”。

上述白银贸易商向记者透露,目前不少白银开采商与投资银行正在盘算最佳的沽空套保时机——若白银价格短期内能站稳26美元/盎司上方,他们将考虑在30-35美元/盎司附近大举沽空套保,反之他们则会迅速入场锁定沽空套保收益。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些白银开采商与投资银行之所以选择26美元/盎司作为“标杆价格”,一个重要原因是2011年白银价格正是站稳26美元/盎司正式关口,得以快速上涨逼近50美元/盎司的历史高点。如今他们同样打算如法炮制——复制当年的逢高沽空套保收益最大化策略。

“显然,这轮白银多空博弈,才刚刚开始。”Stephen Innes认为。不过,22日贸易关系趋紧令部分投机资本的风险偏好回落,助推这波白银投机买涨潮有可能很快“草草收场”。